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雜議
潮汕,向何處去?
王志綱 2019-06-11

在中國,有一個非常獨特的族群——潮汕人,潮汕雖處東南一隅,卻是舉國皆知,稍微有所了解的朋友們,一談到潮汕人,往往會說“知道知道,做生意厲害,中國的猶太人吶”


作為地域文化的代表,潮汕人的鮮明特質卻遠遠超出了地域的界限,他們頭腦靈活,精明強干,卻常有欺詐、鉆空子之惡名,是商業秩序的“破壁人”。


他們宗族意識強烈,抱團取暖,卻又常常漠視法紀,是幫派文化的重災地。


他們文化底蘊深厚,詩書傳家,卻又偏偏極信算命風水。


他們在外打架團結,出門便是“膠已人”,可在內卻是機關算盡,很多親兄弟為了分一丁點家產打得頭破血流。


潮商譽滿全球,潮汕當地卻是長期經濟凋敝,發展停滯……




河口、江口與海口


從文化層面上來講,潮汕泛指一個方言區,基本上是從潮州到汕頭,到揭陽,一直到海陸豐,四個地區通稱潮汕,目前常住潮汕本土的潮人約一千萬,常住國內其他地區的潮人超一千萬,遷居海外的則有一千多萬,故有"海內一個潮汕,海外一個潮汕"之說。


以汕頭為頭,汕尾也就是海陸豐為尾,中間加了個揭陽,文化源頭則是北邊的潮州,這是潮汕的基本概念。


中國歷史上有個很有趣的現象,例如山西、河南、三秦等比較封閉地區延續千年的農耕文明,盡管很多兵荒馬亂,但其文化內核長期呈現比較穩定的狀態。除此之外,很多區域都在伴隨中國的開疆封土和大規模移民過程中,經歷了非常有趣的人文變遷。總結起來就是三個口,從河口,江口,到海口


講到河姆渡,那就是河口文化。這樣的例子在黃河流域處處可見。毛澤東在《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里面講到,中國地大物博,江河縱橫,中華民族祖先們勤勞勇敢,憑借舟楫和灌溉之利,深情耕耘這塊土地。我小時候看到這篇文章的描述,印象特別深,這就是上千年的河口文化。


后來近500-1000 年以降,中國文明從河口發展到江口,形成了江口文化。就是所謂的大江渡口,水陸通衢之地,到了近現代,江口又通向大海。江口文化的典型代表有武漢、重慶、寧波等等


江口之后就是海口。最典型的就是上海,上海就是典型的海口,“上海灘”這個“灘”字,就是江流入海的灘涂之意,盡管上海人有時也會陶醉于春申君開黃浦江之說,但事實上,上海的崛起也就是近150年的故事,從文化上講,上海也是歐風美雨和東方文明沖擊沉淀的產物。


河口、江口到海口,是一場非常有趣的遷徙史。


潮汕也是如此。潮州處于現在的韓江中上游,到近現代才擴展到汕頭。當人類從河口走向江口大時代,江口就是潮州,從江口走向海口,就去了汕頭,但凡能夠從江口走向海口的地域,最終海口都從兒子、孫子變成了包容萬象的超級巨嬰,把爹和爺爺全打包到了里面


最典型的就是上海。上海最早屬松江府,后來設置上海縣,逐步把原松江轄區打包起來了。潮汕實際上也符合這個規律。


我在廣東多年,明顯感到很多朋友都搞不清潮汕人的來龍去脈。嚴格的說,語言是衡量民族、種族、文化聚落最好的劃分方式。這點潮汕人的表現最為典型。潮汕話從語言學上來說叫福佬話,和閩南話同源。這套語言體系沿著海岸線一直衍生到了雷州半島,最后到了海南。可以說潮汕是福佬話的承上啟下之地。閩南話說起來歷史就長了,它有可能是宋朝那時由開封話為主的語言體系演變而來的。這跟中土王權的南渡有很大的關系。


中國東南沿海有“三個越”,南越指的是廣東;閔越指的是福建;吳越講的是浙江。在中華民族從江奔向海的過程中,三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回顧中國歷史,兩次南渡北歸的高峰都與政權更迭和王朝轉移有很大關系,規模最大的是魏晉,其次是兩宋。今天讀史,很多時代在史書上總是一筆帶過,驚鴻一瞥,八王之亂、五胡亂華再到十六國并立,仿佛轉瞬即逝、三年五載,其實那段動蕩年代持續了近兩三百年,尤其是北方,可謂是殺人盈野、十室九空,絕對是史上的一段至暗時刻。中國史太長了,治亂承平、循環往復,史書上關于治的記載往往比較清晰,因為畢竟正統王朝有史官記載,亂倒反而是野史記得多


南遷帶來的最大變化就是人文變遷,詩云“直把杭州作汴州”,時至今日,杭州還保留有很多古開封府的遺存,包括杭州話、杭州人的飲食習慣等。


舉個簡單例子,杭州的小籠包就是開封人做出來的,但杭州化了。還有杭州的吳儂軟語,中間帶“兒”的說話習慣,和開封人有很大的關系。與此同理,建業(南京)更不用說,京口(鎮江)和姑蘇(當涂)也變成了北方移民的僑鄉,分別成了“南徐州”和“南豫州”。天津話也很奇怪,天津距離北京可能不到一百公里,但語言完全不一樣,其中安徽話占了很大的成分。


話再講遠點,廣東近兩千年的歷史,就是一部先來后到的移民史。秦始皇派任囂、趙佗大軍征討嶺南,一路順江而下,跟當地的土著相融合,形成廣府人。人們跟著皇帝,先是到了吳越,但是土地畢竟有限,高門大戶得以留下,剩下的只好繼續沿海遷徙,在福建形成了所謂的八姓開閩,到閩南一帶后,還是地少人稠,又有一批人從閩南往前延展,到了韓江平原停了下來,這就是潮汕人的先祖。客家人來的更晚一些,以宋朝為主,江海之畔早就被人占完了,他們只好窩在山里面,這就是客家人的源頭。廣東的人文版圖大抵如此。



潮不是汕,汕不是潮


講完潮汕,我們再講講潮汕人。潮汕人可以說中華民族最優秀、最聰明的族群之一,可以用三個詞來形容:勤勞、聰明、勇敢。他們的勤勞與聰明,讓他們在有限的資源里面,做出超乎想象的花招。


舉個極端例子,為什么潮汕出美食?潮汕人吃牛世界聞名,但其實潮汕不怎么產牛,全是江西、貴州,甚至新疆過來的。但他把牛肉料理精細到世界罕見。


潮汕人做牛肉丸,第一不加添加劑。第二牛肉各個部位也很有講究,關鍵還有一招,把肉內在的香味調出來,典型就是用刀背來錘,把牛肉錘成肉醬,揉成牛肉丸以后,放在湯里面進行二次加工,這種牛肉丸入口,用牙一咬,“砰”的一聲汁液爆出來,簡直是美



潮汕人在吃上所花的功夫與智慧,完全出乎你的想象。


除了勤勞聰明外,還有勇敢,潮汕人擅長翻江倒海,潮汕俗語講:砍頭的生意有人做,虧本的生意沒人做。這種勇敢嵌在潮汕人的性格里面。潮汕人整體的成功欲非常強烈,表現在商業上,會具備更強的攻擊性,以及改變現狀的沖動。這意味著在欲望的驅使之下,潮汕人更希望用高風險的動作獲得更高的收益。


關于潮汕人,我想講的第二點是“潮不是汕,汕不是潮”。潮州人和汕頭人并不是一回事


為什么這么講?潮州人比較儒雅,李嘉誠就是潮州人。潮州多耕讀人家,對于文化信奉、崇拜,并且看重傳承。而汕頭人是一個海洋民族,最為代表的是潮陽。潮陽當時被稱為中國最大的縣,改革開放初期就有250萬人口。當時中國的一個縣,有30萬人口就算多的了。潮陽250萬人口,人均一分地,就十個人一畝地,根本養不活。


所以潮汕文化是兩種文化的驕子,一個是儒雅的農耕文明:安土重遷、尊師重道、敬畏祖宗,試守土地、耕讀傳家,這是“潮”。


潮汕特有的故事結構又形成了其獨特的文化。潮汕出了很多大藝術家,舉個簡單例子,原來廣東有個很有名的、我采訪過多次的散文家——秦牧,寫出了《花城》一些非常優秀的作品。但現在很多人嘲笑他,說他的作品像中學生作文一樣,寫的很淺。但秦牧的散文很美,就像廣東人喝早茶一樣,你不能過多的評論。


而這位老人家是一位特別干凈、善良、溫和的老人。秦牧老先生寫完文章后都要求太太保留好他的原稿,他說以后要藏諸名山,他對自己的期許很高,認為這些文稿肯定是文物了。


另外還有廣東一些畫家,嶺南派的很多代表畫家都是潮汕出來的,以至于后來廣東的幾屆文聯主席都是潮汕人


但是“汕”就大不相同了。他們和平的時候當漁夫,混亂的時候就成了快樂的海盜,形成私人武裝,打家劫舍。這種現象在沿海比較普遍,但汕頭表現的更典型。


這就影響到了潮汕人的性格:兩頭拉,一頭是潮州耕讀文化為主,在道德上往上拉,一個是汕頭的海洋文化往下拽,但是經濟往上拉。香港的黑社會頭目大多是潮汕人,因為他們沒有底線,只有發橫財、發大財才是目的,至于什么手段無所謂的。這種極致的功利主義和重商主義,只問目的,不論手段,因此他的大紅大紫、大起大落、大忠大奸也是必然的了。


說起潮州的儒雅,不得不提韓愈,員江改為韓江,筆架山改稱韓山,都體現出了潮州人對于韓愈的懷念。其一在文學上“文起八代之衰”,其二再加上他官居宰相,門生故吏遍天下。當時的韓愈既是文壇領主,也是朝廷重臣,“生不愿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


在韓愈晚年的時候,唐德宗信奉佛教,甚至宣稱找到了佛祖的舍利子,皇帝帶頭“迎佛骨”,韓愈有感于“國將不國”,就寫了一篇《諫迎佛骨》,很尖刻地表明“佛不足事”,皇上看罷大怒,把韓愈貶到潮州,途中韓愈寫下一生中最經典的詩篇。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但凡稍有文化素養的國人,讀后無不為之感動,以至于我當年過秦嶺的時候,也寫了一首詩來紀念韓愈。


其實韓愈在潮州只待了半年左右,但他離開以后,潮州人把他的功勞放大了千萬倍。甚至“山河為之變名”,山更名為韓山,水更名為韓江。這不是韓愈的偉大,是在于潮汕平原所在的沿海跟中土文明的差異之大。韓愈的到來仿佛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當地人對于這么一個文曲星,簡直就是拼命往上靠,這一靠就靠到極致,靠出了故事,靠出了歷史,也靠出了傳說。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韓江韓山”也說明這些蠻荒之民仿佛“孤臣孽子”一般。從中原遷到江南,又輾轉到閩南,最后到嶺南,前后經歷了三五百年的時間,篳路藍縷后終于站穩了腳跟,他們心懷中原,但教化之光卻難以普照。沒想到“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一下子會到他這個地方來。所以潮州人的文化歸化之心把韓愈越抬越高。


這樣的例子在中國古代特別多。比如蘇東坡貶惠州時“一自東坡謫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王陽明到貴州三年龍場悟道,其實哪有這么大的作用,名人的到來只是薪火,真正的干柴烈火,是中土文明和沿海文明的巨大的落差以及落后地區對文化的無限向往


說起這些文化的使者、傳燈者,我不由想到當年的知青下鄉運動,對于那些北大、清華、復旦等名校的高材生來說,被甩到窮鄉僻壤,無異于是命運的捉弄。但這批大學生到了“老少邊窮”,到了最基層的村寨中,他們給山區的孩子帶去了文明的火種與希望,我有一個好朋友龍建剛,他們一個小小的苗寨日后出了數位外交官、教授、作家,都是拜這批造化弄人的知青之所賜



歷史的河流靜靜地往前流淌,到了近代的時候,潮汕文化出現了幾朵浪花。廣東在中國的近代史上,常常扮演的是一個報春花的角色。特別在中原王朝積弱積貧,難以號令天下的時候,諸侯紛起。這個時候廣州往往都是一個新的文明、新的革命的濫觴之地。最典型的是從1848年鴉片戰爭一直到改革開放,這150年間,廣東一直是中國新思想的先驅。孫中山搞革命,第一個響應的軍閥就是陳炯明。


1925年,孫中山逝世的時候,陳炯明曾手撰一副挽聯:“惟英雄能活人殺人,功罪是非,自有千秋青史在;與故交曾一戰再戰,公仇私誼,全憑一寸赤心知”,他的自治理想與實驗,與孫中山的恩怨是非,我們不做評判,但廣東人其實還是很懷念陳炯明的,陳炯明就是潮汕地區的人,但他是屬于海陸豐(后改稱汕尾)。在海陸豐,陳的名字到今天依然十分敏感,而以彭湃的名字命名的學校、醫院,以紅色命名的街道、廣場、陳列館乃至娛樂場,占據了這座自稱“紅城”的小縣城,陳炯明墓前的蕭瑟和都督府被大火焚燒時沖天的火光逐漸淡化成時代的剪影。


現在潮汕人不一定認同海陸豐,他們認為是海陸豐不屬于潮汕,但是海陸豐堅定的認為是自己是潮汕人。廣東有一句話叫:“天上有雷公,地下海陸豐”。海陸豐的人不守規矩、百無禁忌,相當嚇人。“改革開放第一案”的海豐縣委書記王仲就是因為走私貪腐被槍斃。因為當時整個沿海都在走私,但總歸還有個度,汕尾一搞走私,簡直是明火執仗、顛覆政權。


不僅走私,印制假鈔、制毒造毒也在海陸豐成建制出現。這是它的文化所導致的。反而是潮汕這個地方,頂多用資本、官商勾兌這種相對文明的情況下賺錢,海陸豐那種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的玩法,著實嚇人


二、三十年前,我從福建廈門采訪,坐長途客車過了汕頭再往前走的時候,售票員提醒說,旅客同志們注意了,前面就是海陸豐,你們千萬不要隨便下車,不要隨便伸頭,帶好隨身物品,感覺就是經過恐怖地區。海陸豐到現在發展還是不盡人意,可能也和這種風俗有一定關系吧。


解放后,生產和發展又成為了時代的主流。潮汕這片土地難以負載這么多人,人多地少的情況非常嚴重。省委書記陶鑄在任的時候用行政手段——潮汕人移民海南解決了這個事情。當時的海南還是“刀耕火種”的狀態,農業十分落后。陶鑄大筆一揮,潮汕移民幾十萬到海南,所以海南話里面有潮汕話的影子。大眾熟悉的馬化騰,他父親就是潮汕人。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海南是潮汕文化的一塊飛地。


從某種意義上說,潮汕可以說是上海的文化濫觴。因為潮汕人走出來經商,要么坐紅頭船去東南洋,現在到泰國去潮汕話是可以通用的。另外一批人,特別是鴉片戰爭以后,到廣東來做生意,他們小則成為夷商的翻譯,中則成為牙商,大則成為買辦。第二次鴉片戰爭后,上海通江達海的戰略地位一下子就表現出來了,經濟中心開始往上海遷移,彼時廣州的十三行已經發展了很長時間,潮州人也在這個行當耕耘了幾代,他們非常積極的跟著夷商到了上海。


當時的上海就像改革開放初期的深圳一樣,根本就是文化荒地,什么都沒有,這里正好就成了潮汕人大展身手的舞臺,因此上海的華人人文金字塔中,第一層塔尖就是廣東人,這批廣東人的構成就像夾心餅干一樣,外層是廣府人和客家人,中間的核心則是潮汕人;第二層中部是寧波人,最后第三層基礎才是蘇北、安徽人。上海灘的思南公館,大部分別墅的原主人就是廣東人,其中潮汕人又占了多數。



特區之殤,DNA的缺失


改革開放之初,計劃中的特區應該是潮州,卻變成了汕頭,為什么汕頭成為了特區呢


名義上是要借助海外潮汕人的力量,但其實跟當時的廣東省政壇有很大的關系。潮汕人一直對廣東政壇有很大影響力,香港的大佬大多也是潮汕人。


但汕頭作為特區卻難說成功,看統計數字,真是觸目驚心,當地人的實際生活,并不像數字顯示的那么悲苦,但不管怎么說,最初四個經濟特區里,汕頭叨陪末座,這是不爭的事實。想當年,改革開放大潮初起,潮汕欣欣向榮,可惜沒有抓住機會,小聰明誤了大事業。


在二十年前,汕頭的名聲到了低谷,全中國人都不想和汕頭做生意,汕頭商人信用極差,騙貸、造假、走私,無所不用其極,中央幾度強力鎮壓,情況才得以收斂。


十多年前,我曾受邀在潮汕做了一次講演,報告會的規模有兩三千人,講演中,我毫不客氣地對潮汕進行了批判,信用缺失,經濟蕭條最重要的原因,是潮汕的DNA缺失


任何區域的發展,都要經歷從小農經濟、流通經濟、工業經濟,再到現在的商業經濟的過程,只有潮汕這個地方是“捧著金碗討飯吃”。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只有流通經濟,沒有工業經濟。為什么?這跟潮汕人的DNA基因有很大的關系,腦子好使,往往愿意掙快錢,掙聰明錢,而不愿意辛辛苦苦的做實業


這種情況下,特區給了潮汕,看起來是“吃偏飯”、“好食”,其實是毀了潮汕。溫臺地區跟潮汕情況很相似,但沒有特區,只能靠自己,被迫走上了工業之路,從盜版開始、到模仿、復制再到現在開始創新,最終打下了良好的產業基礎,并且產生了吉利、正泰等企業。而潮汕因為有了所謂的“特區”頭銜,盡管中央給的地很少,也就兩平方公里,像梵帝岡這么大,但幾乎所有的“聰明的”潮汕人全以它為借口搞合法走私。這就是根本,因為會算這個賬的“聰明人”太多


最后結果就是:臺州起來了,溫州起來了,和潮汕相似的城市大都實現了工業化轉型。而潮汕到現在還是沒有成型的工業化,還繼續一次次地在原地犯錯誤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就是這么個道理。


潮汕面臨的第二個問題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山東人攀老鄉,一見到老鄉就很親切,甚至兩眼放光,這是一種農耕文明下簡單的鄉土情懷。而潮汕人不是這樣,他有一種幫派情懷。


汕文化是極富幫派要素的。第一,潮州語言很獨特,甚至當年有句玩笑,打越南的時候,我們的報訊兵是用潮州話喊話就行,越南人根本破譯不了。所以潮汕人在外面的茫茫大海中,兩個人坐在一起搭幾句話,就像“天王蓋地府,寶塔鎮河妖”一樣,一下子就勾上了。第二,潮汕的飲食很獨特。第三是功夫茶。這都是潮汕極具有符號感和圖譜化的文化特征。


當潮汕人放在廣闊的世界中時,他們就是毛澤東思想的最大使用者——外部矛盾大于內部矛盾。再加上文字符號、生活習俗和語言認同等這一系列東西,潮汕人的抱團是個必然的過程。抱團最大的特點是共同對付外面的世界。因為潮汕文化的“文化孤島”屬性是它非常重要的特點。不同于河口文化,山西的河東和河西差別不大,合并同類項以后,山陜豫也都差不多。而“文化孤島”屬性的潮汕人出去以后自然就會抱團,共同對外。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潮商,它是個商業狩獵群體,這種自己人和外人的鮮明分野,讓他們做生意首先想到的,就是把對方變成自己人


在外團結的同時,潮汕人的內部爭斗卻非常嚴重,尤其是在潮汕平原,勾心斗角到了極致,潮汕人究竟屬于閩南語系,還是莆仙語系尚待考證,但可以肯定的是莆仙民系和閩南民系都有械斗的習俗,這種內斗也有著很深刻的歷史原因。


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正好給潮汕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會。原來的潮汕人只能依靠紅頭船奔向海外,如今只講目的,不論手段、奉行“失去的只是鎖鏈,得到的卻是全世界”的潮商們,特別在腐敗的官商勾結年代,更是大行其道,縱橫捭闔。


三十年前,一位潮汕老板總結了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他和我講:王老師呀,做生意這玩意,種地不如種廠,種廠不如種房,種房不如種人。種廠指的搞工業,種房指的是搞房地產,種人則是搞官商勾結。


潮汕人按這個邏輯或者思路去做事。已經成型的商人“投資”官員去做潛力股,提前鋪線。舉個例子就明白了,比如潮汕商人會觀察官場上的哪個領域是“績優股”。觀察發現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團干部的成長系數極高。相當多的潮州人就開始布局,大則把團省委全拿下,中則團市委,小則是團縣委,從科長、處長就開始突破。低級別的時候一心投資,不圖回報,等到這批官員“長大成材”、步入高層后,才提出讓你無法拒絕的要求,這就是典型的潮汕種人手法。


因此,在反腐烈度最高的時候,廣東省一大批團省委高干幾乎全部受到牽連。還有廣州市前市委書記萬慶良,廣東省委常委、珠海市委書記李嘉等等,無一幸免,全軍覆沒。除此之外還有原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光大集團董事長朱小華,深圳市前市長許宗衡,這些高官倒臺的背后,都有潮汕財團圍獵的身影。


說到行賄,潮汕人還有兩個特點,一是明火執仗,坊間傳聞有位潮汕商人拿著一兩千萬的現鈔,直接闖進中央領導家里去拜碼頭,數額太大,以至于紙包不住火,時任最高領導都看傻眼了,都說外頭腐敗,沒想到腐敗到這個程度。


第二,在廣東反腐史上,潮汕人一直扮演硬派小生和硬脊梁的角色,想從潮州老板突破總是困難重重,因為潮州老板往往信奉一句話:“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雖然牢里熬個三五年,但一朝出獄,身家暴漲千百倍,官員都愿意跟他們繼續交往。因為他們特別有信用,特別堅強。這樣的例子俯拾皆是,而且成了潮州商人們堅定認同的鐵律。再怎么困難,也不能夠出賣朋友,這使他們獲得了一次次勾兌的機會。在此之前非常見效,以后能不能走下去,我不知道,但是當今這種反腐態勢下,他們恐怕很難走遠。


十年前,我曾經講過潮汕。十年以后,潮汕當地再次邀請我去做報告。潮汕最大的困難期已經度過了,但經濟還是不行。進入市區,破敗不堪不拆不建的小公園隨處可見;街上到處是占道經營的攤販,大街小巷的垃圾無人清掃,三輪車、摩托車和機動車橫沖直闖,頂多相當于廣州八九十年代的城市建設,甚至隨行的朋友跟我說:“這個地方怎么像越南?”


珠三角已經開始了粵港澳灣區一體化進程,潮汕還像是越南“人人為自己,上帝為大家”的狀態。很多當地人家里面都很舒服,但外面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潮汕因為和深圳離得近,很多潮汕人跑到那里撈世界,深圳反而成了潮州人的總部經濟區、天涯海角的潮州人在這里大展宏圖,在深圳有300多萬潮人,占了整個深圳人口的近四分之一;有數據顯示,深圳早期14000多個三資企業中,有近40%為潮汕人所投資。而在深圳早期的房地產界,潮汕籍企業家也奠定了潮汕商幫在深圳地產圈的“江湖地位”。而對于本土,頂多找個媳婦、衣錦還鄉時回來炫耀一下罷了。



在去年的潮汕演講中,我講到,現在工業化已經過剩,再追趕就失去了意義,再加上近年來,潮汕趕上了城市化的高潮,善于用金融手段游走在政商之間的潮商,在房地產、保險和金融行業混的風生水起。而且這個時代給了潮州文化和潮州人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他們沒有經過制造業的洗禮,一步到位玩金融,一直在邊緣和灰色地帶行走,潮汕人做房地產也只是個手段,技術層面很簡單,關鍵還是金融問題。


潮州商人天生就對生意敏感,再加上他們與官場的勾結和無下限的手段,在大眾還沒醒過來的時候,他們就把整個中國的保險牌照和金融牌照拿了個七七八八。寶能投資集團的董事長姚振華早年靠賣菜起家,居然也能拿到金融牌照。我之前認識一位在深圳從事保險行業的潮汕籍大佬,其行事之大膽,手段之“豐富”,令人嘆為觀止,甚至專門有兩棟別墅養著各國粉黛,鶯鶯燕燕近百人,夜夜笙歌,以此為武器開路,簡直無往而不利


這里面還有一個精彩的故事。深圳是中國最大的地下錢莊所在地。其中一家做了二三十年的大錢莊,口碑極好,老板就是潮汕人。坊間盛傳,去年整頓地下錢莊的時候,他是首要盯梢對象,公安在他家附近布下了天羅地網,就差甕中捉鱉了,沒想到還是踩空了,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個老兄居然真的插上了翅膀,趁著夜色坐熱氣球從梧桐山飄走,降在香港,消失在了茫茫叢林之中,再無消息了,這也算是潮汕人的大智大勇吧!


當然,這樣的老板只是少數,我也接觸過很多聰明、勤勞、干凈的潮汕老板,最近和我們全面合作的立白集團董事長陳凱旋先生,就是典型的通過制造業一步步走出來的潮汕老板,路子走的很正。前幾年一個從事保險的潮汕籍大佬,最風光時,大批潮汕老板紛紛鼎力“支持”,陳凱旋也曾投資過這家金融公司。但是后來他發現這位老板喜歡撈偏門、酷愛高風險動作的時候,他堅決抽身,甚至放棄大把唾手可得的利潤,直到后來,這位老板出事以后,大家才開始佩服陳老板的遠見。


潮汕人的聰明、勤勞和勇敢的品質,如果是在風清氣順的局面下,可以創造出非同一般的業績。但是如果在亂世的時候,就是屬于“上海灘”出沒的龍蛇了。


在治亂平衡、規范形成之后,憑借著聰明、勇敢和勤勞,還有政商關系的清潔化,我相信潮商會探索出更多新道路,開拓出新局面的



美食美人,潮汕向何處去


說了那么多沉重的話題,潮汕其實還有兩個輕松的話題可以談談,一個是潮州媳婦,一個是潮汕飲食。如果要給潮汕出個主意的話,我覺得潮汕地區可以打造成一個絕佳的高品位、高端的度假、休閑、體驗目的地,要是還能提供相親服務,那更是火得不得了了。


在廣東有句俗語,誰家能娶到潮州媳婦,都覺得是一件很榮耀的事情。因為潮州市場經濟這么發達的地方竟然還守婦德,女人們甘當賢妻良母。


我也在琢磨這個問題,首先這是傳統,潮汕地區幾千年來在這片人多資源少的地區生存,母系氏族社會特性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一個偉大的母親可以維系好這個家庭,撫養子女的同時幫老公分擔責任,她的作用太重要了。第二個原因是對儒家文明的向往和對于禮制的尊崇,農耕文明中,如果沒有這些人文紐帶,家庭很難維系,特別在潮汕地區表現得更極端,潮汕地少人稠,再加上家庭龐大,生存壓力很重,所以婦女為家庭的延續犧牲很大,潮州也出現很多偉大的母親。


有一個精彩的故事叫阿二靚湯,廣東人特別好喝湯,當老公出軌已經無法挽回的時候,老婆唯一的辦法就是煲非常好的靚湯,呼喚老公回來喝。在廣東,靚湯有時比情人對老公的吸引力還大,老二跟正房爭奪男人,也拼命的在煲湯上下功夫,所以就叫做“阿二靚湯”


“阿二靚湯”其實就是小三煲湯。后來有人就把它做成一個餐飲品牌。“阿二靚湯”現象曾經在廣東、香港是橫行天下。我當時認識幾個潮洲老板,經常晚上一起出去,有時候聽到他們接到小三的電話:老公,我煲好湯等你回來喝呀。我當時好奇湯有這么大的魅力嗎?后來才發現誠哉斯言,“阿二靚湯”已經從老婆的招數成為小三的武器了


更好玩的是,上海把這個品牌移植過去了。一次我和“阿二靚湯”的老板吃飯時,開玩笑說,在上海搞“阿二靚湯”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不倫不類,上海的男人被老婆收拾的服服帖帖,老實得不得了,每天回家就跪搓衣板,哪來的阿二。我到上海去玩,周末去洗個澡,發現水會里都沒人,原來上海男人都被老婆趕回家去做功課去了。


天下男人多好色,潮州男人不外乎如是,社會發達的今天,男女間更加平等,但出現家庭矛盾時,潮州人的處理方式是跟北方還是不大一樣。北方女子很剛烈,選擇只有兩種,要么結婚又離婚。而潮汕人的變通方式,像小平的“一國兩制”一樣,也有四項基本原則:喜新不厭舊,風流不下流,留情不留種,動情不動心。


他們喜新但不拋棄老婆,后方基地不能動。第二動情不動心,包小三小四,但是不動搖根本,兩者可以共存。第三個風流不下流,不做強買強賣的事。當然還有第四條,但現在破了,現在留情又留種了,只要男人不顛覆正宮的地位,把錢拿回來,你找多少房都行。


當然告誡各位讀者,時代在進步,風俗在變化,就算貴夫人是潮汕人,上述種種,為家宅安寧故,也切不可學呵


除了美人,還有美食,潮汕的美食有這么幾個特點。首先第一個是粗料細作。山里面的葛粉、木薯,都是很一般的東西,但在潮汕人的手中流光溢彩。比如粉葛鯪魚湯,葛粉的植物性纖維和鯪魚所含的營養元素及蛋白質完美融合,同時清淡鮮甜,另外再放些黑豆黃豆,味道非常棒。潮汕人將農耕文明和海洋文明的糅合在煲湯體現得淋漓盡致。


潮州食品里面還有一個東西叫做烙,比如蠔仔烙,它是趕小海的產物。勤勞的潮汕婦女們沒能力趕大海的時候捕魚,就等退潮的時候趕小海,她們把小點點的蠔仔從沙地里挖出來,洗干凈,變成蠔仔烙放進湯里,并成為湯的主體。潮汕人將粗料細做做到了極致。他們不僅是能夠變廢為寶,而且把里面的隱藏的味道給調出來,像西方人調雞尾酒一樣,通過雜處、煲湯,蒸、揉造等等方式就會變成一種奇特的味道。


潮州人的菜也分成幾大類:大菜、家常菜和私房菜。大菜就是燕鮑翅,拿出來有面子的東西。一盞能賣到兩三千塊錢的極品血燕、產自日本青森的極品鮑,世界上最大鯊魚的背鰭和尾鰭——天九翅,像潛艇的尾一樣,都是潮州大餐中的常客,這些燕鮑翅對人體有沒有好處,天知道。但潮州人把它就是神圣化、精品化、奢侈化,最后產生了很多靠餐飲立名的人物,比如鮑魚王子麥廣帆。而潮汕的商人到了香港,因為舌尖上的鄉愁,結果就讓潮汕飲食獲得了新生。


家常菜就是大媽大娘家里面的手工活,比如一條魚怎么蒸,咸魚怎么做,湯怎么煲,還有鴨子怎么料理等等。做到什么程度呢?潮州最頂級的鵝頭能賣到3000塊以上,獅頭鵝切下來分成段,簡直是下酒菜一絕。還有把番薯葉做成羹,其價格可以和燕鮑翅媲美。


第三個就是私房菜。私房菜偏重小吃比較多。潮汕人把面條叫粿條,就是粉,和不同的澆頭結合在一起,十分美味。還有種特色小吃叫潮州打冷,相當于宵夜、大排檔。你到潮州吃打冷,可以看到它主要是腌制的各種各樣的海鮮和雞鴨鵝,可以有上百種。潮州人還有特點,一定離不開豆瓣調味,還有魚露。這些結合到一起,很簡單,但是非常上癮,最后再喝一碗粥,粥里面在放點地瓜,簡直是人間至味。


我經常講一句話,一個地方有沒有文化要看飲食。資源不豐富,反而能夠充分地激發人的創造力,變廢為寶,創造出很多全新的吃法。潮汕人就是如此。比如說著名的“護國菜”,就是用我剛才講到紅薯葉子,用雞湯煨透蒸熟,再和蛋清和蟹肉配成的“珍珠粥”一起,變成了一個綠白相間的陰陽魚,吃起來非常爽口。


潮汕人文化高,資源卻很匱乏,所以聰明才智就往這方面走了,跟山陜一樣,一個面食就有上百種吃法。而內蒙雖然擁有大量的牛羊,卻通常白煮就完事了,所以文化越高的地方,在飲食上花的功夫就越大,人們把想象力和創新力都放到里面去了,做出了很多傳奇的菜品


說到潮州飲食,有句我發明的俗語可以講講。

我把北京菜叫官僚菜,好看不好吃;

湘菜、川菜這些叫做農民菜,用調料來刺激胃口,很好下飯;

上海菜是市民菜,實惠好吃;

廣東是商人菜,好看又好吃,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而廣東菜的主力軍團就是潮州菜。



潮州菜之所以這么出眾是因為它的工藝。因為潮州人最早跑到香港,先發了財,繼而有了舌尖上的鄉愁,期待向往家鄉的這種美味,于是他們就把家鄉的烹調工藝跟燕鮑翅的“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結合到一起,打造出來一套全球最奢華的新派的商務餐。


千年的潮州文化,足以打動全世界人的絕佳美食,精美的藝術技藝,山呼海應的自然環境,交通便達,人文阜盛,因此我認為把潮州打造成中國最頂級的旅游度假休閑目的地,是絕對大有可為的。


棋牌代理微信 云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 幸运飞艇规律图 快乐十分前三直开奖 重庆时时彩带表走势图 天津20选八 排列三胆拖价格表 三分赛计划公式 皇家彩世界手机版apk 四川时时变数字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技巧 透视牌九 广西快三淘宝 中国福利彩票网首页 西甲 重庆幸运农场专家预测 赌赛车有什么技巧